繁體  |  简体  |  English
翻譯社專家,台北翻譯公司
漸變a 格擋a
首頁 格擋a 關於碩博 格擋a 翻譯服務 格擋a 格擋a 線上詢價 格擋a 付款方式 格擋a 聯繫我們
格擋a 漸變b
 
紅塊
目前位置: 翻譯社首頁->翻譯資訊
翻譯教學
翻譯社譯作欣賞
翻譯公司文化交流
翻譯社重要資訊
日文翻譯
公證翻譯
論文翻譯
西班牙文翻譯
德文翻譯
俄文翻譯
韓文翻譯
法文翻譯
英文翻譯
葡萄牙文翻譯
同步口譯
逐步口譯
泰文翻譯
越文翻譯
隨行翻譯
翻譯公司重要資訊
書籍翻譯
菜單翻譯
期刊翻譯
法律翻譯
醫學翻譯
操作手冊翻譯
台中地區翻譯社
台北地區翻譯社
新竹地區翻譯社
台南地區翻譯社
高雄地區翻譯社
桃園地區翻譯社
板橋地區翻譯社
義大利文翻譯
遊戲翻譯
旅遊翻譯
影片字幕翻譯
翻譯社重要評價
翻譯社 推薦價格
最近更新:
最近更新為什麼選擇翻譯本地化服...
最近更新碩博企業翻譯社~能夠提供...
最近更新碩博企業翻譯社~專業文件...
最近更新選擇放心的翻譯社合作很...
最近更新選擇翻譯社您可要睜大眼...
最近更新真正能表現翻譯社的實力...
最近更新翻譯文學傳播在世界遭遇...
最近更新翻譯社要擁有好的科技翻...
點擊排行:
點擊排行為什麼選擇翻譯本地化服...
點擊排行碩博企業翻譯社~能夠提供...
點擊排行碩博企業翻譯社~專業文件...
點擊排行選擇翻譯社您可要睜大眼...
點擊排行選擇放心的翻譯社合作很...
點擊排行翻譯社講座∼在他人的風...
點擊排行翻譯社資訊 - Google翻譯...
點擊排行翻譯社調查∼你最喜歡看...
我要線上詢價
底部圖片
翻譯諮詢

翻譯社講座∼在他人的風景中看自己

作者:碩博翻譯社   加入時間:9/17/2009   點擊次數::9833

翻譯社講座∼在他人的風景中看自己

對於翻譯,家康用了這樣詩意的比方:閱讀是呼吸,翻譯就是如魚飲水。我“飲”了別人的文字,於是那文字便也有了我的溫度。作為一位法語文學翻譯家,從波伏瓦、杜拉斯,到薩岡;從福樓拜、昆德拉,到福雷。他用精美的譯筆,為我們呈現了法語文學的迷人景象,同樣在永不知疲倦的翻譯探索中,他也經歷了自己的成長。這恰如他在自己部落格所說,獨自經過一片書林,那條小小的、毛茸茸的書蟲在不自覺中已經蛻化成一隻寂寞飛舞的夜蛾,被月白色的燈光迷住,義無反顧。

問:最初接觸翻譯,一定讓你記憶深刻。過了這麼些年,回頭看有什麼樣的感觸?

家康:那是大學四年級的事,一開始就是很難的文章,羅曼·羅蘭的《內心旅程》、《跨文化對話》的法文稿子,研究所一年級暑假和朋友合譯了杜拉斯的《外面的世界》,再後來是莫里斯·貝萊的哲學隨筆《夢》。說實在,剛開始翻譯那陣子覺得難,但“初生牛犢不怕虎”,有點無知者無畏的勇敢。現在回過頭看,覺得翻譯還是很難,需要功力,也需要勇氣和能坐下來的一份寧靜。可以說教書、翻譯、寫文章就和做菜、吃飯、睡覺一樣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現在如果有段時間不翻譯,我會不習慣。

問:在翻譯過程中,你是如何給自己把關的?

家康:我們處在一個“求快”的時代,出版社也特別喜歡“催”,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無論做什麼都容易浮躁,但文字是很敏感的,如果翻譯時心浮氣躁,這種情緒就會從文字中暴露出來,從某種意義上說,“出賣你”。我覺得譯者選擇文本很重要,如果一個文本契合自己,那麼翻譯起來就會順手很多。每位作家、每個文本都有自己的節奏和氣韻,所以翻譯的時候要力求“合拍”。翻譯之前我會先找書來翻看,如果能打動自己就會簽翻譯合約,然後開始翻譯,常常是一邊譯一邊查看一些相關的書和資料,所以我一直說翻譯在我來說是一種學習。一稿結束後我會放幾天、幾星期,然後再來改二稿,甚至三稿、四稿,最後會通讀一遍,寫一篇譯後記,仿佛是對這個文本、這一段和文字耳鬢廝磨的時間作一個總結和告別禮。至於品質,我覺得每個認真的譯者心中都會有一個尺度,首先要過的是自己這一關。

問:你寫過一篇題為《在他人的風景中看到自己》的文章,在我看來,這個題目恰好可以作為你翻譯生涯的一個注解。總體上看,你的翻譯偏重女作家,在這種比較的視野中,你如何看待中、法兩國當下的女性寫作?

家康:如你所說,穿行於兩種不同的文化之間,在他們的風景裡反觀自己,常會不經意間洞開一番新的天地。說到偏重女性作家,可能是自己周遭都是女性同事的緣故,閱讀女作家著作的時候或許就會多一份感同身受的共鳴。但性別絕對不是我選擇文本的一個因素,而且真算起來我翻譯的二十多本書中,女作家的還不到一半呢。我覺得女性寫作無關國別,只要不陷入“自戀式消費”的泥潭,不把“女”字當做商業炒作的“賣點”和“看點”,那就是文學,那就是人學。

問:談及文學翻譯,我想首先就會碰到一個語言和思維轉換的問題,該堅持一個什麼樣的原則或尺度?

家康:翻譯是得到同時也是失去,而翻譯存在的理由及無限的可能性都在於得失之間。有人說“詩意就是翻譯中失去的東西”,我不是非常認同這種看法。雖然譯者是“隱形”的,但我們不能否認譯者其實一直都“在”的事實,因為無論誰都不能完全摒棄自我,但好的譯者可以把自己藏得很深,“不露痕跡”。在譯作中“顯形”的譯者常常是因為個人風格太突出。在我,做翻譯的原則只有一個,要認真,要慎重,要如履薄冰、如臨深淵。

問:主編《聖艾克絮佩里作品》全集,在你迄今為止的翻譯履歷中,該是一件重要的事。你親自承擔了其中大部分的翻譯工作。據我所知,聖艾克絮佩里的作品,尤其是他的《小王子》中文譯本不下二三十種,其中不乏馬振騁版那樣優秀的譯作,選擇重譯也就意味著選擇了挑戰,你又是怎樣看待翻譯界頗為盛行的重譯現象呢?

家康:在《小王子》的譯後記中,我就說過自己翻譯小王子是出於一個很孩子氣的想法:“我其實只希望有一個自己的版本,可以用自己的聲音把這個故事再說一次,在靜夜堙A說給自己聽。”所以我譯《小王子》並沒有想過要超越誰,或者說一定憋足了勁要譯出一個最好的版本。說到重譯,重譯有助於提高翻譯品質,讀者會有更多的選擇,這是一定的;但是過多的紮堆重譯還是會讓人感覺有點浪費資源。什麼都要適度,出版部門要把好這個關,不能只看經濟利益。文學的繁榮不是一枝獨秀,而是“萬類霜天競自由”。

問:跟你的交往過程中,深為你的性情、幽默、樂觀所感染。有意思的是,你關注或翻譯的對象,無論是杜拉斯、聖艾克絮佩里,還是薩岡、福雷,無不帶有憂鬱的氣質。譯者通常都會找和自己氣質相投的作家來做翻譯,你的情況頗為不同,如何理解這種反差?

家康:杜拉斯、聖艾克絮佩里、薩岡從某種意義上說都是享樂主義者,至於憂鬱,我覺得它一直以來都是文學和藝術的特質,就像“存在的影子”,這並不矛盾。其實我是一個悲觀主義者,有法國朋友曾經說過:“你是一個徹底的悲觀主義者,因為徹底,反而樂觀。”我承認我受作家本人生活的影響和他作品的影響一樣多,因為我常常把作家本人的生活當做一部最真實的小說去閱讀。

問:確乎如此,且你選擇的翻譯物件大多充滿了傳奇色彩。看你的隨筆還會發現,作為一名譯者,你對作者的生平似乎比對他們的著作投入了更多的熱情?

家康:這是傳記作家的一個普遍問題,儘管我只是一名翻譯者,但是我同樣有著難以抑制的好奇,除了我的譯文,在隨筆文章、翻譯後記等文章中,我很少去描摹他們的創作軌跡,而是更偏重於講述他們充滿故事性的人生、傳奇輝煌的事蹟、紛紛擾擾的激情,甚至很多“著邊際”和“不著邊際”的八卦。八卦說得好聽些是對他人、對世界的一種關心,一種好奇。我覺得好奇沒什麼不好,朱熹的“道問學”就是一種探究的學理。好奇卻憋著,不是我的性格。當然什麼都有度,我們要不偏不倚,不過我最敏感的還是文字,有一種戒不掉的“讀癮”,而翻譯在我看來只是一次深度的閱讀。

文章來源:碩博翻譯社


我們會不斷的提供最新的翻譯資訊,各篇文章也歡迎轉載(若為同業需簽定轉載同意書),轉載時請您記得在文章結尾附上出處與官方超連結。附上出處的方式如下:
文章來源 :碩博翻譯社http://www.translations.com.tw

底部左邊的圖片線面的圖片 版權所有 碩博企業翻譯社- 專業翻譯公司       Tel:+886-2-2567-3067    台北市新生北路二段129-2號7F 首頁 | 翻譯資訊 | 線上詢價 | 網站導覽 | 底部右邊的圖片